用戶名: 密碼: 驗證碼:1862 注冊|忘記密碼?
 
已有888位女性時尚界專家,簽約為本站提供專業女性時尚知識!

一路創新 笑傲舞臺

2019-10-7 編輯:admin 閱讀次數:
  導讀: 原標題:一路創新 笑傲舞臺   對談嘉賓 史依弘(著名京劇演員)   作為最有票房的京劇演員之一,史依弘一直沒有停止對京劇的探索。十年前,她曾大膽將《巴黎圣母院》搬上京劇舞臺,這兩年,又相繼推出“梅尚程荀史依弘”專場、京昆傳奇...
原標題:一路創新 笑傲舞臺

  對談嘉賓 史依弘(著名京劇演員)

  作為最有票房的京劇演員之一,史依弘一直沒有停止對京劇的探索。十年前,她曾大膽將《巴黎圣母院》搬上京劇舞臺,這兩年,又相繼推出“梅尚程荀史依弘”專場、京昆傳奇《鐵冠圖》等令人耳目一新的舞臺作品。今年,她把香港經典武俠電影《新龍門客棧》搬上了京劇舞臺。這也是國內第一次用京劇形式改編武俠電影經典。新編京劇《新龍門客棧》5月在上海大劇院首演,史依弘在劇中一人分飾兩角引起轟動。如今,這部作品來到了北京,9月13日、14日在國家大劇院上演,和北京觀眾共度中秋佳節。史依弘笑言,每年“五一”都會在上海和大家過“勞動節”,9月則和北京觀眾過“中秋節”,以戲會友,相聚舞臺。記者為此專訪史依弘,聽她暢談《新龍門客棧》的創作歷程,以及不斷探索創新的心路之旅。

  一人分飾兩角 用傳統藝術呈現民族精神

  記者:為什么想要把電影《新龍門客棧》這樣一部武俠經典影片改編成京劇搬上舞臺呢?

  史依弘:創作京劇新編戲不容易。十多年前,我跟高牧坤先生聊有哪些戲可以創新搬上舞臺,說到《新龍門客棧》這個電影,我們都很喜歡,他說這個戲很適合我的氣質,文的武的都能展現。這十多年來,我心里一直想著這個事,一定要做,不做太可惜了。每次我想排一個新戲,都會請教身邊各行各業朋友的意見,如果大家都反對,那說明很難做,但大多數人覺得《新龍門客棧》可以做,都很想看,因為它的題材很吸引人。在我們的《新龍門客棧》中,唱念做打表演都有,內容很豐富。另外這個戲特別重要的一點,講武俠精神,我們希望用中國的傳統藝術來呈現中國的民族精神。

  記者:你在京劇《新龍門客棧》中一人分飾兩角,既扮演電影中張曼玉主演的金鑲玉,又要演林青霞扮演的邱莫言,兩個人物性格截然不同,但戲份都很重,你是怎么看待這兩個角色的呢?而且劇情需要兩個人物同時出現在舞臺上是怎么處理的呢?

  史依弘:我特別喜歡金鑲玉這個人物,她不是通常意義上的好女人,但她是個非常有意思的人物。在方圓幾百里的荒漠中就這么一個客棧,她要面對各種人,所以這個人物很豐富,也挺難拿捏,亦正亦邪,一方面貪財好色,另一方面又很有性情,是一個非常有獨立精神、極其自我的現代女性。她很美很嫵媚,也很潑辣,是沙漠中的一朵野玫瑰。這個女性形象從傳統京劇中借鑒不到,對我來說很有挑戰也很有吸引力。邱莫言則更接近中國傳統女性,內斂,顧全大局,有奉獻和犧牲精神。能夠同時演繹這樣兩個角色,對于演員來說,太過癮了!

  記者:聽說你不僅在戲中一人演兩個角色,而且還擔當這個戲的制作人?

  史依弘:是的,這也是我自己第一次獨立擔任制作人,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,從中學到很多東西,很有趣,很有收獲。做制作人,各個方面的心都要操,最重要的是組建一個非常好的團隊。我們的編劇是個年輕的老戲迷叫老信,他寫了三年,改了七八稿,中間多次從北京飛到上海,費了很多心血。導演胡雪樺是我很好的朋友,他以前也曾學過幾年京劇,我們之前也曾合作過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版《霸王別姬》,他從那個時候開始一下子就被京劇迷上了。當時我們連彩排帶演出一共14場,他幾乎天天看,每天都能看出不一樣的精彩來,他說京劇真的太好看太有魅力了。我請他來導《新龍門客棧》,因為他雖然是電影導演,但他愛京劇,又有不同于傳統京劇的思路。他花了四個月排練,天天跟演員在一起,我們京劇院都驚呆了,現在有哪個導演能像他一樣?我們也沒什么錢,他就是出于熱愛來做這件事。我們還請了費玉明、金復載、董為杰創作音樂,音樂很有畫面感。服裝設計是和我合作多年的藍玲老師,她必須在一分鐘內把我從頭到腳從金鑲玉變成邱莫言……我們這個團隊,都是一群特別敬業特別靠譜特別有趣的人,大家都愿意花心思一起往前走。我們沒有去模仿電影,因為電影是電影,京劇是京劇,是完全不一樣的,無論是講故事的方式、還是塑造人物的方式,都不一樣。

  創新總會帶來爭議 但絕不能停滯不前

  記者:你總是去做這種具有大膽創新精神的嘗試,而創新也必然會帶來爭議,會有不同的聲音出現,對此你是什么態度呢?

  史依弘:我從1993年就開始創新,創新是非常難的,創新必然會帶來爭議,肯定會有人喜歡,有人不太喜歡,這都很正常。像我們這出《新龍門客棧》,從劇場效果和觀眾反應來看,大多數人是喜歡的,是覺得好看的。演出結束的時候我們贏得了滿堂彩,氣氛超出了我的想象,這是讓人欣慰的。無論是從演員角度還是制作人角度,我都覺得努力沒有白費。一個新戲出來,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,我們盡力了,認真交出了一份答卷。

  記者:是什么樣的動力支撐著你一直去做各種各樣的創新和嘗試呢?又是如何承擔隨之而來的各種壓力呢?

  史依弘:年少時,榮譽來得太早,心中沒有足夠的準備,22歲獲得梅花獎,被評為國家一級演員,更令我感到不安和恐慌,覺得自己什么都不懂,怎么就拿了獎了,成了一級演員了?那個時候也有人對我的聲音、文戲有所批評,所以我就開始補各種課,讀書、上聲樂課、學表演、學昆曲,刀馬旦也學,花旦也學,學傳統戲,也學現代戲……我真的下了很大功夫。從武旦到青衣,太難了!但如果我什么都不做,被人叫做藝術家,那我會覺得很不安,演員怎么可能停滯不前,抱著一出戲就吃到老?我膽子大,沒有什么條條框框,沒有什么禁錮。我從六歲開始學習武術,十歲開始學習京劇,學習武旦,這些都對技術要求很高,就跟雜技演員一樣,不能失手。但舞臺上可能會遇到各種問題,所以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會經歷很多,老師教我一點點克服過去,這樣心理素質就會非常穩定。到了三十五六歲以后,才慢慢悟到舞臺是怎么一回事兒,明白該怎么把觀眾慢慢引領導到你的世界來。這幾年我特別想做些作品出來,因為這幾年正是能唱能演的時候,各方面都到了比較成熟的階段,判斷力也一點點積累出來了。我比較想做表現獨立思想女性的作品,期待遇到合適的劇本。

  感恩時代和機遇 探索京劇的未來

  記者:京劇藝術受到各種新生事物的沖擊,整體市場環境并不是特別理想。但我看你的演出票房總是很好,上海大劇院兩千多人的觀眾席都爆滿,到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票房也都很火,觀眾反響很熱烈。

  史依弘:很多年以前觀眾還都沒有習慣買票看戲,我曾經經歷過拉開大幕,臺下只有兩三成觀眾,那個時候會覺得特別悲哀。當你想腳踏實地,卻沒有人理你的時候,能夠咬著牙挺過來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。我當初就是這么咬牙挺過來的。不過這些年,觀眾開始越來越多了,也越來越清醒了。因為觀眾文化素質整體提升了,大家看了太多的東西,看完以后,覺得中國京劇還真的很有魅力,于是就想回劇場來再看一看。如果這個時候給他們看到一部好戲,那他們一下子就會被吸引。如果有更多的好戲,帶來更多的觀眾,這個事業就會慢慢好起來。

  記者:你認為如今的環境對于京劇來說怎么樣?

  史依弘:觀眾對傳統藝術的需求開始回歸了,他們想看戲,想看到好戲,想了解京劇,這樣的變化也會督促我們努力加油。我很感謝時代和機遇,也感謝各方面的幫助與支持。我們這代人是屬于承上啟下的一代,如果我們這代人也都在“溫水煮青蛙”,那么后面的人連希望都看不到了。如果他們看到我們這代人還在拼命,還在努力,還能得到觀眾的認可,這樣他們還能看到希望,還能有信心。

  記者:除了戲曲藝術,你還喜歡什么呢?

  史依弘:我喜歡旅行,去看世界。舞臺上的兩個小時,其實也是演員一生的積累。舞臺藝術是和人生有關的,和人的情感有關的。所以你要接觸這個世界,要有自己的審美和判斷。(記者 王潤)

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如有侵權,請您告知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

下一篇:沒有了!
吉ICP備14005127號-1 服務QQ:790646582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友上傳,如果無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權,請聯系本站,本站將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。
Copyright @ 2012-2015 女人街 保留所有權利
海南4十1彩票中奖规则